第二部分
第八章

上一章:第七章

努力加载中...

菲洛克斯·洛里斯先生振响了整个公馆的所有铃声,让苏尔法丁和拉艾罗尼埃尔到他办公室或者通过电视联系,以便将这件事通知他俩。

那两位花了一刻钟来思考。

克诺埃勒小城再次迎接了他们。乔治·洛里斯获得了特许,得以将一个空中小屋带到这小海湾的一个小港口处,并在那里和艾斯黛尔一起将小屋搭建在沙滩上空50米处,既可以享受海水的浪花,又可以呼吸野地的芳香。展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片引人入胜的美景:原生态的海湾,竖立着高高钟楼的怪石嶙峋的海角、橡树林用令人战栗的绿色包裹着的古代贵族封地的废墟、还有凯尔特人留下的神秘的岩石圈……

到处都是来来往往的可怜的人群。

菲洛克斯·洛里斯对这位官员如此善解人意很是庆幸,他本来就很忙,所以立刻答应了下来,并毫不犹豫地远程给出了父亲方的同意意见。

在草原的甘甜中,在草原的芳香中,在沙滩的清新中,我们将恢复自我,我们大口吸气、呼气,我们将重新获得力量以投入将来新的战斗中……而至于社会这部吸人精力的、可怕的大机器,哎!自有那些无法给自己放上几周假的人,那些过度深陷其残酷的机械系统中的可怜人保证其运转!

他快要赶不上结婚文件的签署了。正当他准备飞速出发之时,电视又响了,再次阻碍了他出发。

于是新一轮棘手的谈判开始了。

为了方便起见,菲洛克斯·洛里斯先生中断了与两位女士的通信,以便能够安静严肃地进行讨论,而不在客套话和无聊的迂回说法中浪费时间。

又谈判了一小时!

双方在婚姻登记簿上签完字后,市长为了节省时间,并没有当场宣读为重要的新人专门准备的演讲,而是将这个演讲的底片交给了乔治。乔治将它放到口袋里,承诺第二天,或者晚些时候会恭恭敬敬、专注地聆听其中的教诲。

紧张的人们的到来

用这种方法,他省去了一次出行,并可避免见到巴多兹小姐和萨尔特的库巴尔小姐委派的行动过快的法庭传达员们。他们还不知道事情已经通过艰难谈判获得了平息,因此来到了婚礼现场,当众向那对年轻的新人宣战。总计花费:7538.90法郎。

总计:浪费了半小时!但是菲洛克斯·洛里斯先生很高兴能够将苏尔法丁和他的曾经的病人拉到这个计策里面,以便解决这件麻烦事,并将菲洛克斯·洛里斯公司从一场丢脸的诉讼中解救出来。

洛里斯的婚礼 – 到达市政厅

终于,这次所有的问题都可以达成共识并解决了。萨尔特的库巴尔女议员接受了工程师博士苏尔法丁的求婚,在菲洛克斯·洛里斯的大公馆里起草了与苏尔法丁的完整的婚姻合同和日后的财产转让承诺——而女博士巴多兹小姐则将自己恩赐于阿德里安·拉艾罗尼埃尔先生,这个如此让人惊讶地恢复了健康的病例,这个医药科学胜利的象征!这正是这位医学女博士的菜……

这也许是这场谈判中最困难的部分了,苏尔法丁一听到最初几句话,就很知趣地中断了与阿德里安·拉艾罗尼埃尔之间的通信,待在自己房里开始穿结婚礼服。这样一来,这位曾经的病人的自尊就不会在这场讨论中被伤害得太严重。

菲洛克斯·洛里斯可不喜欢拖延,他想尽快从这些麻烦中脱身,于是他虽然牢骚不断,却还是坐到了电视机前与巴多兹和库巴尔小姐展开了一系列艰难的谈判,以使她们放弃诉讼——因为这场诉讼会引爆一场丑闻,可能会影响到她们的职业生涯——并召回那些一怒之下已经冲出门的来传唤洛里斯的法庭传达员。而且最后,她们虽然不能嫁给年轻而鲁莽的乔治·洛里斯——乔治也不可能一分为二同时跟她们两人结婚,而且他也无论如何都配不上她俩——她们却可以选择接受菲洛克斯·洛里斯先生的得力助手、指定接班人,著名的苏尔法丁博士,以及同为全科工程师的杰出的阿德里安·拉艾罗尼埃尔,他同时还是金融博士,伟大的生意人,并且通过伟大而神奇的“国有药品”,他已经完全恢复健康获得新生了,而且根据合约,他还拥有这个药品为数不少的股份。

下午,这对新婚夫妇登上了他们的飞箭,飞向远离现代科学入侵的宁静的大自然。他们飞向了布列塔尼国家公园,也就是他们进行订婚旅行的地方。

瘴气战 – 药学进攻兵团的发射演习

菲洛克斯·洛里斯先生终于自由了。他对这两对新人进行简短的祝贺之后,赶紧喊来他的飞箭,以便飞去市政厅完成他作为一位父亲的烦人的义务。

终于,所有的障碍都被消除了,一切都基本安排好了,乔治和艾斯黛尔结婚了。

苏尔法丁和拉艾罗尼埃尔同意了,而且很快!这位著名的科学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将手指放到按钮上准备与这两位女士,也就是他的起诉人重建联络。

婚礼是必须要参加的。菲洛克斯·洛里斯叹着气,从他繁忙的日程中准备抽出一刻钟时间去市政厅完成必要的签字,这时,一位女诉讼代理人出现了,与此同时,一堆诉讼代理人、法庭传达员和其他部委官员的盖了章的文件以及答录机底片也如冰雹般向他袭来。原来是女博士索菲亚·巴多兹和女议员萨尔特的于博婷·库巴尔各自就洛里斯违背婚约承诺而提起了婚姻谈判诉讼,要求他连本带息赔偿每人600万。

菲洛克斯·洛里斯先生不耐烦得有些抓狂。浪费了多少时间啊!所有这一切都是那个没头脑的乔治的错。他倒好,此时正心安理得地跟所有碌碌无为之辈一样对着他的未婚妻说些无聊的老话呢,而他的父亲却因为他而惹来了这么大的麻烦并因此耗费了大量的精力!

终于,他可以重新喊来阿德里安·拉艾罗尼埃尔,以向他传达喜讯并结束最后的安排。

菲洛克斯·洛里斯先生为了节省时间,与这两位女士同时进行通信。这样他就不用重复自己说的话了,他的同一套说辞对两人都适用。

这是巴黎六十二区的区长打来的,他建议通过远程办理婚礼手续来解决这个难题。

在克诺埃勒城门口,可以看到这些可怜的紧张的人从各种车辆中多少有点困难地冒出来,迫不及待地倒在他们看到的第一片草叶子上、仰躺在草地上、在稻草堆里舒展着身躯,翻滚着,因放松而喘息着、因舒适而哆嗦着。

库巴尔的诉讼代理人

在一片美妙的宁静中,几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然而有一天,这片宁静被打破了,因为假期开始了。来自全国各地的驿车、篷车、马车满载着苍白疲倦、脑袋随着车辆的颠簸晃动不止的人们纷至沓来。每年一次,这些可怜的城里人来到这里寻求休养生息,并从宁静祥和的旷野中获取力量。各种紧张的、过度疲劳的人们蜂拥而至,投入大自然的怀抱,以从过去的争分夺秒的斗争中获得一丝喘息,并很高兴能够暂时逃离他们的电气生活。

他花了一刻钟来讲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最终,经过两小时的电话讨论,一切都搞定了:巴多兹和萨尔特的库巴尔小姐放弃了起诉,电视屏幕中出现的是那两位恢复了平静的面孔。

哎,为时过早了!菲洛克斯·洛里斯先生一开口,就发现他又分心了。他为了尽快结束这一切,忘了明确很重要的一点:这两位女士哪位跟苏尔法丁结婚?哪位跟拉艾罗尼埃尔结婚?他同时让这两位选择,而两人都将绣球抛向了同一个人,就是著名的工程师苏尔法丁博士,因为他有着确实可信的更美好的未来,并且不需要获得重生。

呼!终于呼吸到了纯净的空气了!不需要再呼吸那些被巨大的工厂冒出来的浓烟所玷污的空气了!大脑和神经都完全获得了安静和放松,真高兴能够体验到重生,幸福感油然而生!

显而易见,这两位女士值得称道的务实精神使她们在听了菲洛克斯·洛里斯先生的解释之后,很快就平息了高涨的怒火并同意亲自讨论她们的被告人提出的建议,而非将他送上法庭。

接下来便是去教堂了。科学界、政界、工业界、高级商业界、文艺界的名人早已赶到等在那里。千百艘飞箭和空中的士飘浮在教堂建筑的上空,形成一个壮观的空中舰队,陪伴着新人回到菲洛克斯·洛里斯的公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