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
第一章

下一章:第二章

努力加载中...

我们应该习惯这样的意外,如同在错综复杂的、科技高度发达的文明进程中,置身于上千个重大或微不足道的意外中并得以进化发展。“电暴”先是沿着一条多变的线路蔓延,沿途一些打电话的人被电击毙或瘫痪;接着这股狂流用不可抵挡的力量将潜在的电量吸附过来,像天然飓风般地快速回旋,所到之处又造成了不少意外,给人们的日常生活带来了灾难性的困扰。如果那些受到威胁的地区没有在第一时间启动电收纳装置,这场灾难很快将以一场剧烈的、小型的、地区性地壳激变而告终。然而电气专家保持着警惕,像往常一样,几场多多少少较严重的灾害过后,“电暴”应该在最后爆炸前夭折,电子狂流也会被采集、疏导。

“是个艺术家! ”菲洛克斯·洛里斯可怜地跌坐在扶手椅上。

“是什么?你要告诉我什么?你让我感到害怕!”

四季调和——按需调配雨水

调节降水收集气流的电子设备

“决不!”父亲大声说道,“但我打算吸收你跟我合作认真地做事业,和你一起开发、探索、钻研、发现……如果有两个我来思考和行动,那我已经做成了多少件想做的事啊!可是,我的好朋友,你不可能是第二个我……太令人惋惜了!……哎!我以前从不担心隔辈遗传的影响,以前我对此了解得不够!哦,年轻人!我这个国际科学工业学院第一名的毕业生,过去太轻率了!因为,我可怜的孩子,我必须承认,你没有十足的科学头脑不完全是你的错误;当然喽,这是你母亲的错误,或者更恰当地说,是她一个长辈的错误……我承认,我调查得太晚了,在这点上我是有罪的。我做了调查,发现在你母亲的家族……”

“是的,她的曾祖父,也就是你的外高祖父,115年前,也就是1840年左右,是个……”

“如何消灭一个死了一百年的外高祖父?”乔治笑着说,“你知道我会保卫我的先辈,为了他我不信奉像你那样的傲慢轻蔑。”

“往回推三代,有一个不好的记录,一个缺陷,一个毛病……”

两周来暴雪纷飞,仿佛一张厚实的雪毯压住了整个法国,仅南部一小部分地区得以幸免。景色壮丽但有诸多不便。按照惯例,陆空道路交通部下令进行人工融雪,位于阿尔代什省(阿尔代什省: Ardèche,位于法国西南部,是法国罗讷-阿尔卑斯大区所辖的省份。(译注))的大型N电站负责实施。不到五小时,整个西北部地区摆脱了这场大雪。在过去的几周甚至几个月里,苍茫的冬雾已经令人伤心,冬雪更是让视野平添了几分白色哀愁。

征服电这个宇宙万物的神秘发动机最终使人们改变了过去看起来一成不变的事物;这触动了古老的秩序并使人类从根本上接管了世间万物,改变了人们过去认为的那些凌驾于人力之上的永恒事物!

乔治·洛里斯不禁失礼地笑了出来,这一笑,让视频中的父亲暴跳起来。

果然,显示屏上原本很清晰的图像突然变弱了,轮廓消失在虚空中,不久就只剩下一组闪烁、嘈杂的光点。

“来吧!我们不过处在科学的初步摸索时期,下个世纪的人会嘲笑我们的……但是我们不要误入歧途……乔治,我的孩子,我很抱歉,但是既然你已经完成几年的义务服役,从你现在的样子看,我觉得你几乎没准备要接管我的事业,也就是说领导我伟大的实验室——菲洛克斯·洛里斯实验室,让它誉满全球,还有两百个我经营的探索发明的工厂企业。”

乔治·洛里斯化学炮兵部队中尉

荣誉、光荣、金钱,所有的一切都一股脑地涌向幸福的菲洛克斯。钱,他是需要的,要支撑他巨大的企业,无数的代理行、工厂、实验室、气象台和试验机构。经营中的企业为研究所提供了大量必需经费。至于荣誉,菲洛克斯·洛里斯也远不会去蔑视。他很快就成为了所有科学院和研究所的成员,拥有了所有的勋章:它们来自古老的欧洲、成熟的美洲或是年轻的大洋洲。

“等等!得是一个慎重、认真推敲的婚姻,要延续我们这边的好运!我需要四个孙辈,性别随意——如果可能的话男孩更好——最后,他们将成为菲洛克斯·洛里斯族谱里的后裔:一个化学家,一个博物学家,一个医生和一个力学专家,他们相辅相成,使菲洛克斯·洛里斯王朝永久流传……就当中间的一代失误了……”

17号电站的意外

最后,如果说电是工具、是火把,是洲际、大洋间及不久后星际间的传声筒,它还有其他上千种作用;但它同时也是武器,可怕的武器,恐怖的战争武器……

“什么?”乔治惊奇地问道。

“谢谢,”乔治惊恐地说道,“我不喜欢这样。”

当凛冽的北风让我们遭受来自极地浮冰的寒冷之苦时,我们的电气专家用一股比北风更强大的逆流将其并入人造飓风核,并把它运送到非洲的撒哈拉沙漠或是亚洲,形成暴雨,润泽大地。非洲、亚洲、大洋洲荒漠的农业得以复苏。努比亚(努比亚:是埃及尼罗河第一瀑布阿斯旺与苏丹第四瀑布库赖迈之间的地区的称呼。努比亚这个词来自埃及中的金(nub)。一般从阿斯旺到瓦迪哈勒法被称为下努比亚,从瓦迪哈勒法到库赖迈被称为上努比亚。有时库赖迈到喀土穆之间的地区也被称为南努比亚。从古至今,努比亚一直是被算作地中海地区的埃及与黑色非洲之间的连接地。(译注))和火热的阿拉伯半岛的沙漠变成了一片沃土。同样的,如果夏天烈日炙烤我们的平原,可怜的农夫和市民们为之烦恼痛苦不堪之时,他们就会在我们和冰川洋面之间制造人造风,为我们带来凉爽的气流。

菲洛克斯·洛里斯与善良羞涩、戴着老式眼镜的学者形象相距甚远。他高大壮实,面色红润,留着胡须;步履矫健,动作敏捷干脆,声音严厉。他的父辈是小资产阶级,靠着四万法镑(法镑(法语:Livre),法国的古代货币单位名称之一。又译作“锂”“里弗尔”。里弗尔最初作为货币的重量单位,相当于一磅白银。1795年,法国正式将另一个源于13世纪的货币单位——法郎定为标准货币,停止里弗尔的使用。(译注))的租金勉强维持生计,确切点说是混日子。他则成就了自己:先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于巴黎综合理工学院(巴黎综合理工学院(法语:École Polytechnique,别称“X”),于1794年创立的法国工程师大学校,创立时校名为“中央公共工程学院”。它是一所公立的教学、科研机构,隶属于法国国防部。2007年起,综合理工学院成为了法国高等教育和科研的核心之一——巴黎高科集团的一个创立成员。综合理工学院在法国高等教育界享有很高的威望,它的名字通常意味着严格的选拔和杰出的学术。它在法国工程师大学校的排名中经常位居榜首。(译注)),又同样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于国际科学工业学院。他拒绝了一些金融家的提议——按约定俗成的说法是给他们打工——而是全身心投入,把十年的点子打造成了四千股每股五千法郎的股票。鉴于他的名誉颇高,股票发行当日就被抢购一空。

“谢谢!”

“结婚!”乔治惊呆了。

“那么你愿意退休吗?”

乔治正准备回答时,17号电站意外造成的第一次电子震动发生了。乔治跌倒在扶手椅上,他迅速抬起腿以避免接触到传递着新震动的地板。他父亲没有犹豫。

“一个缺陷?”

“得了,”父亲接着说道,“在你这个年龄,我已经创办最初的大企业了,我已经是著名的菲洛克斯·洛里斯。你呢,你安于做爸爸的儿子,任凭年华流逝碌碌无为……对自己而言你是什么?一事无成,名校毕业却名次卑微,混到现在也只是个化学炮兵部队的中尉……”

“是的,”他说道,“还是一个唯心主义的、阴郁的、空想的艺术家!正像人们说的那样,空想家,无聊、废话连篇!我的确了解过了……为了了解我的不幸程度,我咨询了当代的大艺术家,学院的照相画家们……我知道他是怎样的,你的外高祖父!别担心,他可没有发明出三角学,你的外高祖父!他只有轻浮的头脑,显然是一头雾水,像你一样;缺乏严谨的考量,像你一样。从他那儿你继承了我指责你的对积极科学的无能。哦,隔代遗传!这就是你的不幸!如何摧毁外高祖父对你的影响?如何消灭这个无赖?我的确会和他斗争并杀了他!”

“你看!我让你结婚!让婚姻拯救我们!”

“你的雪茄灭了,”儿子说,“我不给你递火柴了,你太远了……”

如今,角色颠倒了过来。自然被人类征服,它屈服于人类审慎的意志,人类根据需要,随心所欲地改变无休止的季节交替;根据各地区的不同需求,给予它们所需要的:恰如其分的热量;或是恰到好处的凉爽,让大地得以喘息;抑或是干涸土地渴望的凉爽甘霖!人类不愿再白白挨冻,也不会徒劳无益地忍受炎热。

菲洛克斯·洛里斯出现在电视——远程视讯的简称——的屏幕上,大步地在房间里走着,口含雪茄,双手背后。他说道:

确切地说,十二月的这天,由于一个员工的疏忽和一瞬间的分心,不幸发生了一场这样的意外。17号电站快速地执行着融雪操作,就在即将大功告成的时候,大蓄电池突然发生泄漏,以至于工作人员只保存住了十二个扇区中的两个。接着,令人生畏的爆燃发生了,造成巨大损失。“电暴”开始了,这些电子风暴导致灾害惨重,每年都会在电站爆发几次,出乎所有意料,防不胜防。

“没头脑的!”他向他喊道,“你没穿绝缘的鞋子还像穿了一般在屋子里走动!交错的电线网上到处带电,电流就像在人类血管里的血般流动!放好腿,小心点。不知哪里刚刚发生了泄漏,谁也不知道意外将如何发展……好吧,我没时间,不管你了;此外,我们混乱的谈话就到这吧……”

“让我们看看这个更好的计划?”

菲洛克斯·洛里斯发行股票

凭着这几百万的企业资金,菲洛克斯·洛里斯很快就创办了一家大工厂经营他精心策划的重要生意且收益颇丰,即便他留下大部分的收益来建立新的工厂,他还是在第四年底就成功买回了其他股东的股权。从此生意突飞猛进,他建立了一个研究实验室,井井有条令人钦佩,一线的合作者围绕在身边,以探索发明为基础,接连推出了约十二个大业务。

乔治·洛里斯是个二十七八岁的美男子,像他父亲一样高大结实,神情果断,金黄色浓密的胡子是他特有的符号。他在房间大步地踱来踱去,不时用讨喜、愉悦的声音回应着父亲的训导。

巴黎到北京的气动火车轨道公司为菲洛克斯·洛里斯在中国赢得了四品官员的称号,在外高加索(外高加索:约指高加索山脉以南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三国所在地区。外高加索地区位于欧亚大陆腹地,东可到达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石油和天然气资源丰富。(译注))则博得了第比利斯公爵的美名。他已经成为美国贵族中的洛里斯伯爵、多瑙河男爵;还有不少其他称呼。他虽为自己是菲洛克斯·洛里斯而感到骄傲,但也不忘适时地展示他那没完没了的头衔,以便在广告中令人仰慕。

“哎!这就是全部原因。”年轻人说道,屏幕里的父亲暴怒地转身走向房间尽头,“这是我的错吗?你已经发明发现了一切,还全都安排好了。在一个工具齐备,高机械化的世界,我出生得太晚了!你没留下任何东西让我们来发现,我们其他人!”

这项发明不仅支持远程通话,将所有人通过遍布世界的电线相连,而且可以让人从特定的框架内看到在遥远家中的对话者。它消除了不在场的沟通局限,真是大快人心,为我们这个忙碌时代里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家庭带去了福祉。这些家庭总是晚上在共同的地方相聚,如果愿意就分桌聚餐,虽有些间隔,但也差不多组成了一家人的餐桌。

浅薄的先辈

然而,这个受我们强迫提供如此多样服务的奴隶并不是那么好驯服和奴役的,它有时还会造反。和它在一起要警惕,一直保持警觉,因为即便最小的错误、疏忽或不小心都会让它逮到机会,让人们无法躲过它阴险的攻击、突然的觉醒,导致大灾祸爆发。

人类还让四季变得规律,并更好地进行了布局。人类利用电子设备收集雨水,也就是说把积雨云和破坏粮食收获的可怕骤雨汇集在手中——把它们引向被太阳炙烤的地区或是像祈求恩典般盼望雨水的干涸农田。

变幻莫测的大气有时会造成相当大的损害和灾难,然而人类已无须像面对厄运般束手无策。人类不再像卑微、胆怯、惊恐的昆虫,面对大自然的蛮力爆发毫无反抗之力,只能俯首于它的桎梏之下,黯然地承受着定期而至的无尽的冬日恐惧、狂风暴雨及飓风。

“我会消灭他,当然是精神层面的,因为这个破坏我计划的无赖在我能力之外;但我会与他的恶劣影响做斗争并控制它……我的孩子,我是不会放弃你这个有罪但更倒霉的可怜的孩子。放弃我的种族!当然不!……我不能重做一个你,哎!我不能像我之前想过的那样,用五六年的时间,把你重新放到强化科学研究所……”

“当然是失误了!无价值,弃之不管的一代。我会放弃这中间一代,协调安排直到把事业移交给我的孙辈。这就是我的计划!我会让你结婚……”

现代科学最近使人们掌握了强有力的手段以对抗自然力——恶劣的时节及冷酷的冬日——人们从前近乎屈从于它,裹紧衣衫,闭门不出,围炉而坐。现在,气象台不再满足于被动地记录大气变化,那里设备齐全可以对抗各种反常的天气状况,人们行动起来并尽可能地纠正大自然的无序。

飞箭比赛

它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火炉,它代表着光和力量;无论是数百万工厂中众多庞然大物般的机器,还是最复杂灵敏的机械,人们都能严格控制电的能量,让它们运转起来。电在一瞬间把声音传到世界的另一端,电打破了视野的局限;它在空中运输人类——它的主人,这种笨重的生物从前曾像只不完整的昆虫微不足道地依附于土地。

“好吧,亲爱的,为了让你变成我,我下了又下的功夫算是白费了。我有权期盼和要求一个高素养的后代,更高级的洛里斯族人,高雅的、完美的。来看看你是怎么做我儿子的吧:一个叫乔治·洛里斯的乖孩子,这点我承认;聪明,我也不否认,但这就是全部……只是化学炮兵部队的中尉……你多大了?”

电暴达到峰值

“我有更好的计划,因为你生来不是那么强壮……”

以前人类对电的不可思议的力量感到惊恐万分;现在电要执行人类的命令,它变得谦恭顺从,人类让它去哪儿就去哪儿;它为人类工作、操劳。

即使潜心于科研和生意,由于精力充沛,菲洛克斯·洛里斯还是能挤出时间享受生活,让感情充沛的他得到生命能赋予人类的所有真正的满足:身体健康、智力发展均衡。他在两次发明或发现间歇结婚,有个儿子叫乔治·洛里斯。电暴发生当天,他正在训斥儿子。

1955年12月12日下午,一个至今不明原因的小型事故在西欧大地上引发了一场猛烈的电子风暴,用专业术语说就是“电暴”,给人们的日常生活带来了极大混乱及深刻影响;不少意外降临在了下文将提到的人们身上。

“这与你无关。现在我也还不知道。我需要一个真正的科学头脑,尽可能地成熟,以便摆脱所有无聊的想法……”

巴黎萨努瓦(萨努瓦(Sannois),是位于法国北部法兰西岛大区的都市。萨努瓦在旧石器时代中期开始有人居住。在这里发现过多个石器。萨努瓦在18世纪之后曾是生产葡萄酒的中心。19世纪后,随着工业兴起,葡萄田面积缩小。1863年修筑铁路后,采石业兴盛。近年又有小规模的葡萄产业。)市镇42区的一个豪华住所内,当电暴发生时,一位父亲正在言辞激烈地训斥儿子。这位父亲正是大名鼎鼎的菲洛克斯·洛里斯,他是大发明家,杰出万能的学者,科学界的泰斗。

“我能知道和谁吗?”

这位父亲并不在房间里,他远在三百里(里:法国古代距离计量单位,约合4公里。(译注))外,加泰罗尼亚(加泰罗尼亚:(加泰罗尼亚语:Catalunya;西班牙语:Cataluña)位于伊比利亚半岛东北部,是西班牙的自治区之一,下辖巴塞罗那省、莱里达省、赫罗纳省和塔拉戈纳省等4省,首府巴塞罗那。(译注))山区钒(钒 :第23号元素。(译注))矿主任工程师的家里,但他的形象出现在远程视讯的水晶显示屏上。这项奇妙的发明是对简易电话的重要改进,最近又被菲洛克斯·洛里斯本人进行了终极改良。

“哎,二十七了!”乔治微笑着答道,转向屏幕。

电是最伟大的奴隶,它在天地间呼吸,穿越地球腹地流动,或是化身为蜿蜒的闪电在空中游荡,划破广袤无垠的天际。电被人类捕获、束缚住并被制服。

来见证古老努比亚和散布着没落王国都城残骸的灼热的波斯荒原的重生吧!亚洲这位令人敬仰的母亲,不久前还双乳干涸,现在能够重新为人类的子孙哺乳!

这征服一切的现代科学技术到1953年才仅仅发展了不到15个年头,但已在很多方面改变了地球的面貌;它为那些几乎无法居住的地区、岩石风化的沙漠及干旱的沙地带去了生机,过去人类曾在饥渴交迫中在那里苟活。

“我不是在开玩笑,严肃点,”菲洛克斯·洛里斯暴躁地说,一边狠狠地吸了几口雪茄。

  • 背景:                 
  • 字号:   默认